对于具体问题,学者和律师则侧重不同,王海桥希望在以后的实践中应当吸收被害人的合理诉求,认真听取被害人及其代理人意见,并将是否达成和解协议或者赔偿被害人损失、取得谅解,作为量刑的重要考虑因素,切实保障被害人合法权益,从而促进矛盾的化解。

“(卡夫亨氏)仍是一项非常出色的业务,它利用约22亿美元的有形资产创造了578亿美元的税前收入。” “但是别人,以及某些前任,支付了一千亿美元的有形资产。因此,对别人来说,它必须赚到5782亿美元,而不仅是该企业拥有的22亿美元。”